政法文化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政法文化 >

警察父亲

时间:  2018-12-03 16:30
警察父亲
 
安徽省淮南市第一中学 王子璇
 
对于父亲的记忆,总是沉重绵密的,仿佛带着丝丝风尘仆仆的冷意——那是他午夜归家时风霜落在身上的味道。幼时,我已明白父亲的忙碌与辛劳。
 
父亲已经五十岁了,我惯以我的视角去窥探他半生的光阴,终不可得,一瞬间我脑海中展现出的,只是几近无垠的关于时间的空白。
 
我不知如何去定义这样一个人:他是为人民服务的警察,是忠诚优秀的党员,是一方安定的守护者,却不是一位好父亲,以至于他会用溺爱和迁就来弥补他对我成长的缺失。他目光凛冽,割裂视线中的光怪陆离,成为犯罪分子的震慑,却没能常伴妻儿左右,我曾经一度有些埋怨。现在,我想我已经理解,这是作为警察的生活常态。我的父亲如同千千万万的警察一样,舍弃了小家的温暖陪伴,换来了更多家庭的安枕无忧。这是他们作为警察的使命。
 
近日,望见父亲鬓角已然变灰,才在一瞬间感觉到了父亲的苍老。隐秘的岁月,仿佛是根纤夫的绳索,拉长着、拉长着,竟在不知不觉中拉开了近二十年的光阴。二十年,父亲穿上了白色的警衫;二十年,父亲奔波辛劳换来如今的业绩。那些日夜憧憬的彼岸也是父亲脚踏实地、处处落实,不敢有丝毫懈怠才取得的未来。他常说:“舍小家为大家。”实际上,他也做到了。
 
难得的闲暇中,父亲与我说起的,常是旧案里的故事。那些故事,包含这人世间有限却又常说常新的事:光荣、诚恳、伪善、厌憎、世俗梦想。也是从父亲的故事里,我读懂了:无知的人才更容易活在自己想象的自由中,他们往往看不清或者漠视现实世界的边界,最终偏离普通人的生活轨道,失足坠下悬崖、坠入深渊。父亲告诉我,不要害怕这些人会改变世界的规则,要相信,雾霾之后会有一场大雪。片片雪花会吸收所有的灰尘,让人们看到,天空原本是干净的。我一直相信,那些盘根错节、枝蔓纵横终会清除殆然,留下天朗气清、欣欣向荣。
 
我逐渐了解到,父亲对于岗位的坚守,也是一种爱的表达。其实,那也是他一生中能够给我的最有分量的爱。升沉荣辱,他从未在意,那些壮志豪情,震颤着不法者的神经。
 
惭愧的是,我对此领悟得迟疑而缓慢。现在,我严肃的父亲,像是那岸边的灯塔,划开浓重的夜色,穿透充满污垢的雾霾,守护着港湾的安宁。
 
我想,此时,我明白了警察的定义。我想写一首赞歌,赞美我的警察父亲,却又觉得警察的故事、警察的情怀难以完全用文字言说。我为我的警察父亲而自豪,也为那些如同父亲一般的人民警察而自豪。 
来源:法制日报
(责任编辑;李彩霞)
  • 版权所有:中共武威市委政法委员会 陇ICP备13000688号 甘公网安备 62060002000138号
  • 地址:甘肃省武威市北关中路64号 服务电话:0931-8883786 网站邮箱:gspa2010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