政法文化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政法文化 >

父亲的守护

时间:  2018-12-29 13:48
父亲的守护
 
亲情时刻
 
作者 李雪梅
 
入冬后,天早早就黑了。晚7时许,我开车行驶在回爸妈家的乡村道路上。没有路灯,前方漆黑一片,我心里有些发怵。
 
借着车灯,我看到路很窄,边上停着几台修路机器,我在心里祈祷对面千万别来车辆。真是怕啥来啥,这时,对面真的来了一辆大货车,我只能往边上停靠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车子掉进了施工留下的路坑。等对面车辆过去,我才发现一根钢筋扎进了轮胎里,车胎正在漏气,不一会儿就瘪了。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把车子挪到平整的路面上。
 
我蹲在马路边,看着眼前的一切,心里极度郁闷。近期家里发生了太多事情,我公公因交通事故受重伤一直住在重症监护室,一岁多的孩子只能暂时住在爸妈家,感觉生活真是糟透了。发呆了好久,一辆经过的拖拉机让我回过神来。我给父亲打了个电话,很快父亲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到哪了?咋还没有到?”他的语气里满是担心和着急。“离家还有3公里,车胎破了。”我压抑着情绪,尽量让心情平静下来。父亲说:“丫头,别急,我马上过来。”然后父亲又问车里有没有备胎和工具。
 
不到10分钟,父亲骑着电动车就出现在我面前。他把电动车停在一边,看着车旁的备胎和工具,开始琢磨怎么换。这时,我才想起他这个天天和黄土地、拖拉机打交道的老农民并没有换过汽车轮胎。但是,为了孩子,他好像无所不能。
 
“附近有没有修车铺?干脆联系修车铺吧。”“没事,来之前我给你三叔打电话问怎么换了。”三叔常年在外跑运输,是个修车行家。父亲一条腿跪在地上开始拧螺丝,我拿手电筒照着。看着父亲有条不紊地操作着,我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下来。大约过了一小时,父亲脱下手套,拍拍身上的灰说:“换好了,这个破轮胎明天拿去换个新的。”他把散落的工具收拾好放进后备箱。
 
我重新坐上驾驶座,让父亲先走,他没答应。我在前面开车,父亲骑电动车跟在后面,从后视镜看到父亲的车灯和模糊的身影,我泪流满面。一直以来,我以为自己足够强大。作为一名警察,我守护着辖区,作为一名母亲,我守护着孩子,而作为一个女儿,父亲却一直都在守护着我、等候着我,并为我照亮回家的路。
 
夜似乎没那么黑了,我也不再害怕,心里踏实而温暖。对于未来无尽的挑战,我想自己一定有足够的勇气面对,也能去守护更多的人。
 
(原文链接:http://epaper.cpd.com.cn/szb.html?t=szb&d=20181213)
来源:人民公安报
(责任编辑;李彩霞)
  • 版权所有:中共武威市委政法委员会 陇ICP备13000688号 甘公网安备 62060002000138号
  • 地址:甘肃省武威市北关中路64号 服务电话:0931-8883786 网站邮箱:gspa2010@163.com